将死刑罪犯称为“被告人”,这个错值得较真

原标题:称死刑罪犯“被告人”,这个错误应该得到更多的真相

▲“骑手谋杀案”罪犯被判处60秒审查此案。

乐清的风车司机钟元故意谋杀,抢劫和强奸事件取得了最新进展。最近,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批准了死刑。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判决后,向中原发出声明。 8月30日下午,根据最高法院院长的执行判决判处死刑。检察机关派人到现场监督。

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发布了关于《浙江乐清“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”被告人钟元被执行死刑》主题的通知,许多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。然而,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很快意识到,官方的微观公告还声称中原是“被告”并将其纠正为“罪犯”。

能够检测到此声明并及时进行更正是值得肯定的。但到目前为止,媒体上仍有很多报道说“被告”已经被处决,或者他们没有及时得到纠正,大多数网民都报道了媒体提供的信息,而且错误的信息还没有得到澄清。

为了进一步搜索,我发现很多类似的公告语言不正确。例如,媒体报道《抢劫杀害年轻女子被告人被执行死刑》于2009年3月20日,《广东惠州五被告人被执行死刑》于2013年1月10日,《河南性奴案被告人被执行死刑》于2014年1月22日等,所有这些都是权威媒体。

乍一看,这似乎只是一个“白色的低语”,但即使只是一个陈述,也值得更加真实:你必须知道被执行人的头衔与“无罪推定”。

1996年,中国的刑事诉讼法改革,借鉴了国际上普遍存在的“无罪推定”原则的合理核心,规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,即“没有人民法院判决,任何人都无法判决。法律。有罪的原则带来了系统的两个主要概念变化。

一个是澄清只有法院才有权定罪,检察机关有一个免费的免责制度。其次,法院的有罪判决必须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,犯罪事实程度明确,证据确实充分。否则,即使涉嫌犯罪的证据链是95%,只有5%是不对的,它只是犯罪嫌疑人。 “,不能肯定它是有罪的。”这是“怀疑没有犯罪”的原则。

相应记录,该党的名称也发生了重大变化:从刑事立案到调查再到检察院审查和起诉,根据刑事诉讼程序追究责任的人只能被称为“犯罪嫌疑人”和不能被视为罪犯。它不能再使用“犯罪人”这一术语;被起诉的和私人检察官起诉法院,并要求将负有刑事责任的人称为“被告”。在法院作出有罪判决并生效之前,它仍然无罪释放。 “犯罪嫌疑人”的身份。

除了死刑之外,法院还根据两项审判的最终审查原则被定罪。判决生效后,“被告”将被改为“罪犯”,并被送往监狱和其他机构执行处罚。可能被判处死刑的案件通常是中级法院的第一审和高等法院的二审。即使二审判决死刑没有生效,也必须向最高法院报告,以便批准死刑。原判死刑只会生效。这时,“被告”的身份已经转变为“罪犯”。根据最高法院执行死刑,初审法院还对“罪犯”而不是“被告”判处死刑。

虽然由于认知上的专业壁垒,公众未必搞得懂“被告人”和“罪犯”的区别,但就普法层面讲,将被执行死刑者称为“被告人”还是“罪犯”,对公众建立“罪与非罪”的观念相当重要 在法律上还是“被告人”而非“罪犯”身份的人,不能被执行死刑,这理应成为法律界的常识。考虑到法院有关案件进展通告是媒体报道的消息源,用语准确规范十分重要,若用语不当会被“以讹传讹”影响普法效果,法院公告用语应力求准确,尽量避免这类“笔误”。

□刘昌松(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)

编辑 佘宗明 校对 李立军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2019-08-31 09: 29

来源: 新京报

原标题:将死刑罪犯称为“被告人”,这个错值得较真

▲“顺风车司机杀人案”罪犯被执行死刑 60秒回顾案情。

乐清顺风车司机钟元故意杀人、抢劫、强奸一案,有了最新进展。近日经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死刑。温州中院收到最高法刑事裁定书后向钟元进行了宣告,并于8月30日下午遵照最高法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,对钟元执行了死刑,检察机关依法派员临场监督。

温州中院官微也第一时间以《浙江乐清“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”被告人钟元被执行死刑》为题,发布了通告,随即许多媒体均以该标题进行了报道。但温州中院方面很快意识到,官微通告还称钟元为“被告人”不妥,将其更正为“罪犯”。

能及时发现这处表述错误并作出更正,值得肯定。但直至现在,还有很多媒体对此事的报道仍是沿用“被告人”被执行死刑的说法,或是没有及时更正,而广大网民大多从媒体报道了解该项信息,错误用语并未得到澄清。

进一步检索,我发现不少类似的公告用语错误。例如,2009年3月20日的媒体报道《抢劫杀害年轻女子被告人被执行死刑》,2013年1月10日的《广东惠州五被告人被执行死刑》、2014年1月22日的《河南性奴案被告人被执行死刑》等,这些报道信源都是权威媒体。

乍看起来,这似乎只是“白璧微瑕”,但即便只是表述瑕疵也值得较下真:要知道,对被执行死刑者的称谓,跟“无罪推定原则”的关照紧密相关。

1996年我国刑事诉讼法大修,借鉴了国际上通行的“无罪推定原则”合理内核,规定了一项很重要的原则,即“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,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”原则,由此带来了两个重大观念性的制度变化。

一是明确了只有法院有定罪权,取消了检察机关具有定罪权性质的免予起诉制度。二是法院有罪判决要严格依照法定程序作出,并达到犯罪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,否则哪怕指控犯罪的证据链条已有95%,仅有5%对不上,那也只是“犯罪嫌疑”,不能确定其有罪。这就是“疑罪从无”原则。

相应地,当事人称谓也有较大变化:从刑事立案到侦查再到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,被按刑事程序追究责任的人,只能称“犯罪嫌疑人”,不能按罪犯对待,对其不能再使用“人犯”等用语;被检察机关和自诉人起诉到法院,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的人,称为“被告人”,法院作出有罪判决并生效之前,也还是按无罪对待的“犯罪嫌疑”身份。

除死刑犯外,被法院按照两审终审原则依法判处有罪,判决生效后,“被告人”才会转化成“罪犯”,送交监狱等机构执行刑罚。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,一般由中级法院一审、高级法院二审。哪怕二审维持死刑判决也不生效,还必须报请最高法院核准了死刑,原死刑判决才生效,此时“被告人”的身份已转化为“罪犯”。根据最高法院长的执行死刑命令,原审法院也是对死刑“罪犯”而非“被告人”执行死刑。

虽然由于认知上的专业壁垒,公众未必搞得懂“被告人”和“罪犯”的区别,但就普法层面讲,将被执行死刑者称为“被告人”还是“罪犯”,对公众建立“罪与非罪”的观念相当重要 在法律上还是“被告人”而非“罪犯”身份的人,不能被执行死刑,这理应成为法律界的常识。考虑到法院有关案件进展通告是媒体报道的消息源,用语准确规范十分重要,若用语不当会被“以讹传讹”影响普法效果,法院公告用语应力求准确,尽量避免这类“笔误”。

□刘昌松(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)

编辑 佘宗明 校对 李立军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钟元

死刑

罪犯

温州中院

被告人

阅读 ()

http://ios.tianlongstationery.com.cn